机构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机构动态 > 项目动态 >

“《水俣公约》及中国汞污染治理”研讨会在京召开

发布者:gvbchina | 日期:2013-09-12 11:01 | 浏览次数:
 
 
  
 
  
北京(2013年9月11日) - 旨在全球范围内控制和减少汞排放的国际公约《水俣公约》将于10月初在日本签署,中国也将成为缔约国之一。为提高对汞污染问题的认识,从而积极探索合理化的解决措施,国际环保组织自然资源保护协会(简称NRDC)与北京地球村环境教育中心(简称地球村)于9月11日在京举办了“《水俣公约》及中国汞污染治理”研讨会。
       与会的专家学者就中国在2015年底前可以采取的汞减排重点措施提出了建议,包括:限制汞的供应和贸易、制定燃煤锅炉排放标准、严格执行有色金属行业的排放标准、制定发布垃圾焚烧及水泥生产的汞排放标准等(详见附录3)。
       汞污染之所以成为一项全球性议题,主要有两点原因:一是排入大气的汞污染物会通过大气循环进入世界各地的水域;二是大部分人的汞摄入都来自于食用海洋鱼类及水产品。另外,汞污染会在食物链中不断累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所以,越是处在食物链顶端的生物,如肉食性鱼类和哺乳动物,体内汞含量就越高。
汞污染对人体健康危害极大,这点对于孕妇和婴幼儿尤甚。婴幼儿的大脑还处在发育期,正需要大量吸收营养。即便是很低剂量的摄入,汞也会对婴幼儿的大脑发育造成严重影响,比如学会说话和走路的时间延迟,注意力集中时间缩短,或造成学习障碍等。 对于成年人而言,较大剂量的汞中毒, 会导致生殖能力下降、血压紊乱、失忆、发抖、视野狭小、手指和脚趾麻木等。20世纪中期在日本水俣曾发生严重的汞污染事件。为警示后人,由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主持、100多个国家参与的联合国汞公约谈判特将公约定名为《水俣公约》。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汞生产国和排放国,目前已将汞列为重点管控的重金属之一。含汞产品的生产、使用和回收三个环节都可产生汞排放。中国的用汞行业主要包括:PVC制品生产、体温计、血压计和纽扣电池。其中,体温计、血压计和纽扣电池中的汞替代材料已有成熟技术,而PVC无汞催化剂正在研制过程中。《水俣公约》对汞的使用和排放做出了明确的限制,并确立了减排时间表。作为公约缔约国,中国势必将面临诸多挑战。
       对于普通公众而言,水银体温计可能是最为熟悉的含汞日常生活用品之一。然而,很多人并不了解一支小小的普通体温计可能蕴藏的巨大风险:水银体温计含汞量约为1克,由于外层通常是玻璃材质,使用中易破碎而造成汞外泄。常温下,汞易挥发而不易收集,一旦1克汞完全挥发形成汞蒸气,可以使一间15平方米大、3米高的房间内的汞浓度达到22.2毫克/立方米。而普通人在汞浓度为1毫克~3毫克/立方米的房间里,只要两个小时就可能出现头痛、腹部绞痛、呼吸困难等症状,严重中毒者甚至可能因呼吸衰竭而死亡。因此,与会专家学者建议消费者应尽量选用电子体温计。水银体温计若不慎破裂,应仔细将水银球清扫入塑料容器,立即将容器密封并送至废弃危险化学品处置单位。如果水银球沾染到地毯等物品,则应直接将物品丢弃。
       另外,公众应尽量避免食用含汞量高的鱼类,包括鲨鱼(鱼翅即鲨鱼鳍)及金枪鱼等。

附录1:汞与健康
(资料来源:世界卫生组织网站http://www.who.int/mediacentre/factsheets/fs361/zh/

重要事实
• 汞是自然生成的元素,见于空气、水和土壤中。
• 接触汞,即使是少量汞,也可带来严重的健康问题,对胎儿和幼儿的发育构成威胁。
• 汞可能对神经、消化和免疫系统,以及肺、肾、皮肤和眼睛都产生毒副作用。
• 世卫组织认为,汞是属于重大公共卫生关切的十大化学品或化学品类之一。
• 人们主要是在食用鱼和贝类时接触甲基汞,这是一种有机化合物。
       汞有各种存在形式:单质(或金属)和无机物(人可因其职业接触此类汞);有机物(例如甲基汞,人可经由饮食接触)。这些形式的汞的毒性以及其对神经、消化和免疫系统,连同肺、肾、皮肤和眼睛影响各有不同。
       汞在地壳中自然生成。它通过火山活动、岩石风化或作为人类活动的结果,释放到环境中。人类活动是汞释放的主要原因,尤其是火力发电站、取暖和烹饪造成的煤炭残留物、工业流程、废物焚化炉,以及汞、黄金和其他金属的开采。
       一旦进入环境,汞可借助细菌变为甲基汞。甲基汞随后在鱼和贝类中形成生物蓄积(有机物所含的物质浓度超出环境含量时,即可形成生物蓄积)。甲基汞还是生物放大性的。例如,掠食性鱼类由于食用许多吞咽浮游生物的小鱼,含汞量高的可能性更大。
       人们可能在不同环境下接触任何一种形式的汞。不过,接触的发生,主要是通过食用受甲基汞污染的鱼和贝类,或在工业流程中吸入气态单质汞。烹饪不能消除汞。

汞接触
       所有人都在某种程度上接触汞。大多数人接触的是低浓度汞,虽然是长期接触(持续的或断续的长期接触)。一些人则接触高浓度汞,包括剧烈接触(在短时间内,往往不超过一天)。剧烈接触的一个例子是由于工业事故发生汞接触。
       确定是否影响健康及其严重程度的因素包括:
• 所涉汞的类型;
• 剂量;
• 接触者的年龄或发育阶段(胎儿最敏感);
• 接触时间;
• 接触途径(吸入、食入或皮肤接触)。

       一般说来,有两个群体对汞更为敏感。胎儿最易受到汞对发育的影响。在子宫中接触甲基汞是由于母亲食用鱼和贝类。它可对婴儿正在发育的大脑和神经系统产生不利影响。甲基汞对健康的主要影响是损害神经发育。因此,在胎儿期接触甲基汞的儿童的认知思维、记忆、注意力、语言,以及良好的运动和视觉空间技能都可能受到影响。
       第二个群体是经常(长期)接触高浓度汞者(例如靠渔业自给自足者或职业性接触者)。在特定的靠渔业自给自足人口中,每千人中有1.5至17名儿童显示了因食用含汞鱼类造成的认知损伤(轻度精神发育迟滞)。这些包括巴西、加拿大、中国、哥伦比亚和格陵兰的人口。
       汞接触影响公共卫生的一个显著例子发生在1932年至1968年日本的水俣,在那里,一个生产乙酸的工厂向水俣湾排放废液。排放物包括高浓度甲基汞。水俣湾盛产鱼和贝类,为当地居民和其他地区的渔民提供了生计。许多年中,没人意识到鱼类受到汞污染,它在当地社区和其他区引发了一种怪异的疾病。至少有5万人受到某种程度的影响,确认了2000多例水俣病。水俣病在1950年代达到高潮,重症病例出现脑损伤、瘫痪、语无伦次和谵妄。

接触汞的健康影响
       单质和甲基汞毒害中央和周围神经系统。吸入汞蒸汽可对神经、消化和免疫系统,以及肺和肾造成损害,后果可能是致命的。汞的无机盐腐蚀皮肤、眼睛和胃肠道,如果食入,可引发肾中毒。
       在不同汞化合物的吸入、食入或表皮接触后,可能观察到神经和功能紊乱。症状包括震颤、失眠、记忆力减退、神经肌肉的影响、头痛和认知能力和运动功能障碍。接触空气中单质汞水平20μg/m3或以上达几年之久的工人,可以观察到中枢神经系统中毒的轻微亚临床症状。对肾脏的影响已有报道,从尿蛋白增加到肾功能衰竭。

附录2:关于汞公约

联合国汞公约谈判
       由100多个国家政府参与的联合国汞公约谈判,是在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理事会的主持下于2009年正式启动的。经过五次国际谈判会议,《水俣公约》的文本于2013年1月19日在瑞士日内瓦获得140余个国家谈判团的一致通过。这是全球首次达成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公约限制汞排放和使用。2013年10月,UNEP将在日本举行一次特别会议签署《水俣公约》。

中国的汞生产
       中国最主要的用汞途径是以汞作为触媒,以煤为原料,生产聚氯乙烯(PVC)。其它国家多以石油为原料生产PVC,无需使用汞触媒。由于中国PVC行业的快速发展,聚氯乙烯生产消耗的汞从2004年的600多吨猛增到近几年的1,000余吨。
       计量仪器制造业每年消耗290多吨汞,是中国第二大用汞行业。其中,最主要的用途是体温计和血压计用汞。近几年来,生产体温计的用汞量以每年8%-9%的速度增加。而另一方面,由于近年来血压计形状和容量变小了,虽然血压计的生产数量在上升,但总用汞量却在下降。要进一步大幅减少体温计和血压计的用汞量,则取决于物美价廉的无汞替代品的推广,以满足国内和国际市场需求。
       电池生产是中国的第三大用汞行业,每年的需求量大约是150吨。所幸,与聚氯乙烯行业有所不同,电池生产中的用汞量已经开始大幅降低。这是市场作用的结果:欧盟与美国都已禁止进口汞含量高的电池及其它附有含汞电池的产品。随着最近许多跨国公司都主动宣布实现纽扣电池全面无汞化,这一下降趋势还将继续。
       小型黄金开采(土法炼金)是中国另外一个用汞行业,每年消耗大约200多吨。这种小金矿开采属于非法行为,但由于黄金价格不菲,对人们具有极强的诱惑力,屡禁不止。

中国主要用汞行业所面临的挑战
       对于医疗器械而言,无汞产品即电子测量设备。主要障碍在于中国的医疗器械生产商不愿意投资新型电子设备的生产及其技术研发。该生产行业需要长足的发展,才能给中国市场供应符合质量要求且价格可以接受的无汞医疗设备。目前的行业发展状况,使得医疗机构使用的电子设备不是价高(进口产品),就是质量差,由此也招致医疗机构对使用无汞设备的反对。 
       对于电池行业,中国已经生产了数百万无汞的碱性纽扣电池,约占到目前总产量的10%,但在助听器电池(锌-空气电池)和手表电池(氧化银电池)方面还比较落后。
       在PVC产品生产方面,无汞的催化剂还在研发过程中,商业推广规模的试验计划在2013年年中开展。

附录3:专家学者建议中国在2015年底前采取的汞减排重点措施

重点措施的选择标准:
• 国家已经计划或开展的行动
• 在2015年末可能完成的
• 对于中国和世界实现大幅度汞减排意义重大的
• 可能成为世界其他国家的榜样的行动

重点措施(一):限制汞的供应和贸易
       发布汞出口禁令(除用于环境无害化处置的汞)。中国和吉尔吉斯他是世界仅有的两个仍然从事初级汞矿开采的国家。最近的数据表明,中国开采的汞可能会大幅超过1000吨/年。公约规定,中国的汞矿可以继续开采15年,提供除小金矿外所有公约允许的用途,如PVC和医疗设备制造。然而公约没有禁止中国出口汞。
       初级汞矿开采为全球汞污染链条增加了新的污染源,而且采矿活动本身也是一个显著的汞污染源,因此不符合公约的目标-- 减少汞的全球供应。此外,汞一旦离开中国,很有可能用于小金矿开采。事实上,来自中国的汞已经在其他国家被发现用于小金矿开采,如在非洲的加纳和肯尼亚。

重点措施(二):制定燃煤锅炉排放标准
       发布燃煤工业锅炉的汞排放标准。中国的煤炭消费量占全球的46%,工业锅炉消耗的煤炭占中国煤炭消费量的30%。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估计,2007年,中国约550,000个燃煤工业锅炉排放了213.5吨汞,是中国最大的汞排放源。排在第二位的汞排放源是燃煤电厂。目前,中国(或许是世界)最大的汞排放源仍处于监管失控的状态。
       2013年6月,国务院颁布“大气污染防治十条措施”,要求全面整治燃煤小锅炉,大幅减少颗粒物排放。中国应该尽快发布燃煤工业锅炉的汞排放标准,以充分利用多污染物协同控制的契机。

重点措施(三):严格执行有色金属行业的排放标准
       加强执法,确保每个铅锌冶炼厂都符合2010年的汞排放标准。国合会估计有色金属行业2007年的汞排放总量约为116吨。2010年中国发布有色金属行业汞控制标准,但这些标准的执行仍是巨大挑战。汞排放控制应引入严格执法机制,特别对那些缺乏污染物控制设施的排放源。

重点措施(四):制定发布其他汞来源的排放标准
       发布垃圾焚烧和水泥生产的汞排放标准。
       中国在2010年提出了城市垃圾焚烧炉的汞排放标准草案,至今仍未颁布。根据中国城市固体废物十二五规划,城市垃圾焚烧率2015年将达到35%,在东部地区,焚烧率将达到48%。由于垃圾总量年均增长8-10%,每年东部地区将产生更多的废物,垃圾焚烧炉的总量和容量将大幅增加。
       2012年,中国的水泥产量占全球近60%。2011年,中国约有4000个水泥生产商。 北极理事会的报告估计,2010年中国水泥行业的汞排放量在85吨以上,占全球几乎一半。中国现在正积极加强这个行业的排放标准制定,但标准何时出台,仍是未解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