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机构动态 > 项目动态 >

《遵义》第5期封面人物

发布者:马义 | 日期:2010-02-10 10:04 | 浏览次数:
       从哲学到环保再到“乐和”,从西方式环保到中国式环保,从自然环保到生活环保,再到生命环保和心灵环保,谦称“村主任”的廖晓义,其一言一行,感动着世界,影响着许多的地球村民。

20年N多奖

       2008年5月15日,作为火炬手在井冈山传递传递圣火。

       2008年9月25日,在第二届克林顿全球公民奖颁奖仪式上荣获“克林顿基金会全球公民奖”。

       2008年9月27日,在改革开放高峰论坛上荣获"改革开放三十年个人贡献奖”。

       2008年11月1日,在2008中国全球公益慈善论坛上代表北京地球村领取了中国红十字会李连杰壹基金颁发的“壹基金典范工程奖”。

       2008年12月5日,在中华慈善大会上作为“红十字乐和家园建设”项目负责人接受“中华慈善奖最具影响力慈善项目奖”。

       2008年12月13日,当选为“2008CCTV第三届快乐乡约魅力人物”,荣获“书写传奇奖”。

       2008年12月14日,在“改革开放30年中国环保事业”高峰论坛荣获“十大环保贡献人物奖”。

       这还只是2008年,国内外给与北京地球村及其“村长”廖晓义做出的贡献的部分荣誉和奖励。

       如果从1990年开始发表环境论文算起,廖晓义投身环保事业已经20年了,如果从1996年创办北京地球村环境文化中心当起“村主任”算起,廖晓义专职从事环保事业也有14个年头了。近20年间,作为一个女人,一个母亲,一个学者,一个志愿者,如陀螺一般,奔走在世界和全国各地,为环保呼号,向污染挑战,几乎把人生最美丽的部分都献给了环保事业。她的名字也几乎成为中国乃至世界民间环保的符号。2000年廖晓义成为国际环境大奖“苏菲奖”的唯一得主,并被北京2008年奥运申办委员会聘为环保顾问;2001年被全国人大环资委、国家环保总局等部门授予“绿色文明大使”称号,并获得2001年澳大利亚最高环境奖“班克西亚国际环境奖”,还成为2001年“《中国妇女》时代人物”。2002年受聘为奥组委环境顾问。2005年获“中央电视台2005经济年度人物社会公益奖”。2006年获“绿色中国年度人物”奖;2007年获“生态小康建设贡献人物奖”。

       对于这些奖励,她一方面感到鼓舞的同时,更多的是,感到了更大的责任。“在艰难的环保道路上,有的人默默地前行,有的人无声地倒下,而我这个后来者接过了奖杯。我知道这奖杯有多重,那是一路同行的伙伴们和同志们用心力浇铸的重量,也是自己要用生命去交付的重量。”

       你无法想象,照中国退休制度来算,如今也算是到了要退休年龄的廖晓义,对于环保,她仍然有着20年前的激情,你也无法想象,这位身材并不高的“川妹”,竟然有那么大的耐受力,在环保“马拉松”的赛道上,似乎一直处于冲刺状态。深入了解廖晓义的人,都知道,她正是用整个身心去投入,用生命去付出这个已成为她人生哲学和信仰的环保事业。

廖主任廖村长

       打开北京地球村环境文化中心的网站,可以查到“村长专栏”,“村民专栏”的第一位“主任”,就是廖晓义。

       “我是不肖子孙,我没有环境意识有很多年;1988年,我读到徐刚的《江河并非万古流》,心中有所触动;1990年,女儿又一次把我唤醒。她去幼儿园的路边,有许多白杨树,树上有很多‘眼睛’,她喜欢跟这些树说话。有一次她问那些有眼睛的树哪里去了?我随便说了一句‘被砍了’。她哇一下就哭了。我就想:为什么我那么冷静?我们在享受物质的时候失去了什么?我们失去了环境、健康和快乐。”这是唤醒她环保意识最早的两件“小事”。

       廖晓义当“村长”之前的1993年至1995年,他以中国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的身份,到美国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系国际环境政治专业做访问学者。她曾经是西方工业文明的崇拜者,最大的兴趣就是学习西方的现代化之路和中国的现代化赶超问题。后来,因为和朋友的一场关于环境问题的争论而去查找很多资料,才真正开始接触环境问题。不查不知道,查后吓一跳,她被环境状况的真实数据所震撼,开始明白工业文明带来的环境代价是巨大的。“正是这种文明,造成了全球性的环境危机和生存危机”。她从此放弃对西方工业文明的迷信,转而开始了环保问题的深度研究。

       仅仅研究是不够的,环保要的不是坐而论道,不是坐以待毙,而是行动,是马上行动!

       廖晓义是个知而力行,行而必果的人。1996年她创办了北京地球村环境文化中心,从此有了实际行动的起点和平台。1996年1月1日始, 在中国教育电视台开办了《绿色文明与中国》的环保教育电视专栏。

       在中央电视台第7频道独立筹办制作电视栏目《环保时刻》,自1996年4月22日世界地球日正式开播, 每周一期, 持续到2001年五年时间。 1996年6月4日起,在《中国消费者报》开办了每三周一次的、旨在倡导有利于环境的生活方式的专栏《绿色时尚》及热线电话。从1996年6月3日至9月 2日在《中国妇女报》,以家庭中的环保为主题,开出每周一期的专栏《环保系万家》,与《北京青年报》合作策划并撰写了1996年6月6日关于北京垃圾问题的整版专号,倡导垃圾分类回收。1996年11月,与《中国青年》杂志共同策划环保主题专号,撰写了“中国青年绿色行动宣言”和“中国青年绿色行动守则” 及全部“环保常识”,强调行动和参与。这还只是他们一年当中所采取行动的一部分内容。到1996年12月31日,地球村已接到25个省市的反馈信件320 封,由此建立全国范围2000多名绿色志愿者网络,以相互交流环保信息与经验。可谓是“一呼百应”。

       1998年,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访华期间,廖晓义作为中国7位民间环保人士代表之一参加了总统的圆桌会议。同年,廖晓义填了一张《志愿放弃绿卡登记表》,在理由一栏里写的是:留在中国搞环保。 “并不是我回国后才选择了环保,而是环保让我选择了回国。”她说。

       一个人短期内从事环保并不难,难的是一个人用一生从事环保,或者让更多的人都主动地投入环保。廖晓义以一个“草根”角色起步,走民间环保道路,并非像外人今天看到她有如此众多的荣誉和光环那么潇洒和容易。这种艰辛和痛苦恐怕也只有当事人,作为村长的廖晓义一人能够体会。

       “在最初几年中,我们经常遇到青黄不接的时候,没有钱,很微薄的薪水都发不出来。”廖晓义说,在地球村发展的前六七年里都是那样的。直到2005年,廖晓义在地球村领取的工资也才3000多元,此前一直就是2000元左右。

       “最大的困难还是人吧。”廖晓义说,当然,要活下来是最大的困难,但这个问题又是和人相关的。愿意在这个组织工作的人很少。“这种‘清水衙门’的事,人们偶尔会愿意来,但来了之后,那点微薄的收入能做什么呢?生存的问题当然要考虑的。但那种环保的信念也是一种信心,如果完全没有信念,那就算了吧。”廖晓义接受媒体采访时,总是一如她的性情直言不讳。

       地球村帮助北京大乘巷家委会在1996年冬建立了第一个垃圾分类试点之后,一直致力于绿色社区的理念和实践。1999年,地球村和北京宣武区政府一起,在建工南里社区建立了中国第一个绿色社区试点,包括环保硬件设施和社区层面的公民参与机制。2000年,北京市奥申委采纳了地球村提出的绿色社区推广策划方案,使其成为绿色奥运行动计划的内容之一,地球村探索的绿色社区模式也被政府有关部门所接纳和推广。

       2000年,地球村和全国二十多家民间组织联合的“2000年地球日中国行动”,将绿色生活和可持续消费的理念传播到十几个省市;2002年,地球村协调组织的中国草根民间组织代表团第一次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举行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首脑会议上亮相,引起了世界对于中国民间环保力量的关注;2004年夏季,地球村与众多草根组织共同发起的

       “26℃空调节能行动”和与奥组委合作的“酒店空调节能“活动,以及节能20%公民行动,让适度消费能源的观念走进大众生活。2007年,国务院将夏天26度、冬天20度作为空调节能的标准。

       在推动城市的绿色社区和绿色生活的同时,廖晓义还怀揣着一个绿色乡村的梦想。1999年,地球村在延庆县井庄镇碓臼石村,租了2800亩山林作为环境教育基地,帮助那里的村民搞垃圾分类、节能和生态保护。2008年的512大地震,把廖晓义震回了她的四川老家。在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和南都基金会的资助和以生态建筑师义工们的帮助以及当地政府的支持下,廖晓义和她的伙伴们四川彭州通济镇大坪村的村民一起,实施“红十字乐和家园建设”这是一个生态文明的乡村模式,包括建造乡村生态民居、发展乡村生态经济、建立乡村保健诊所、实施乡村环境管理、修复乡村精神家园、完善村民参与机制六个方面的艰巨任务。

       她就这样在“知其不可而为之”的行动中,坚韧前行,“只管过程不管结果”的结果是,地球村的发展历程似乎和中国对环保的认识和重视过程正相对应,越来越多的人在廖晓义和她的地球村的感召下,加入到环保中来。廖晓义,几乎成为中国民间环保事业的一个代号,一面旗帜,一个精神领袖。这个“村”的范畴,也早已不限于北京地球村这个环保组织,而正在和“地球村”的本义相吻合。 

从我做起

       廖晓义之所以能在那么艰难的条件下走到今天,领着北京地球村走出一条影响大众的环保之路,照她的话说,“靠的是一种凝聚力”,那么这种凝聚力又是从何而来呢?《遵义》采访发现,正是从廖晓义的身体力行而来。

       她是学者,但在环保事业上,她从没有把自己停留在研究和思考上,尽管她一直就没有停止研究和思考,她更多的是行者,不管是演讲,活动,写作,项目,建议,呼吁,都落实在行动上,而且,从她个人的生活的一点一滴做起。

       《遵义》根据采访,用特写的方式,来概括描述一下她的生活方式和习惯:

       她穿着中式风格的全棉服装;购房标准是一家三口不超过100平米的经济适用房,没有电梯正好锻炼身体;永远的无私车族,尽量坐公交、地铁,只在身体不适或赶时间的情况下打的;除了夏天,平时一周冲洗一次澡,不做无谓浪费水而对皮肤又不好的冲洗;使用节能灯,并随手及时关灯,不用电器时拔掉插销,切断电源;家中没有空调,让皮肤自然排汗太热的时候用电扇;家里和办公室的垃圾,分成可回收和不可回收的两类再扔,可回收的部分至少方便拾荒者处理;很少用洗衣机,省水省电,还可以体会用手搓洗衣服的乐趣;使用小手绢,少用餐巾纸。。。。。。

       “从小事做起,坚持了就习惯了” 廖晓义说。而廖晓义之所以能在从东到西,又从西到东地研究了一圈后,回归到让许多人听似简单得没有多少学问的做法,正是把环保当作生命,把环保视作哲学,甚至信仰后的有为乃至无为的行动法条。

       在廖晓义的感召下,地球村的村民也都成为了环保“信徒”。执行主任栗力特别欣赏廖晓义的一句话:对自然,要有一种敬,一种畏,还有一种爱。办公室主任俞新滨感慨到:尽管在退休的年龄走进一个全新的事业,尽管一切要重新学起,时时感到力不从心,但在地球村的每一天我都感到快乐和充实!地球村给了我太多的改变,不但使我改变了许多生活习惯、生活方式,甚至使我改变了人生观、价值观,使我更加热爱生活、关注生命、感恩地球、珍惜自然!

       作为地球村减塑项目协调人的文衡凤,在村民留言中说了句实话:现在知道环保的人不少,但真正能坚持环保习惯的人不多。不要为自己的惰性找借口,不要光抱怨政府没有提供充分的条件,也不要说别人不做我为什么要做,重要的是我能做什么,我做了什么。从我做起,从小事做起!行政主管隋冬梅更是感悟:环保就在我们每一天的生活中。

       项目主管李雪玉更用诗歌般的语言表达了对自然的“敬”与“爱”:自然离我有多近,呼吸中感悟,伸手即触;自然离我有多远,生态脚印是丈量的尺码。

       社区项目负责人李军玲、协调人侯非表达了一个共同的希望:我希望环境保护能成为一种普遍的社区文化。希望每个人都从身边的点滴做起,善待我们共同的家园——地球。

 

       廖晓义从来不吃野生动物,不用野生动物制作的用品。有一次,药店工作人员向她推荐含麝香的一种药,据说很有效。但是,考虑到环保,她选择了一种不含麝香作用稍差的药。 “环保是一种生活方式,这种生活是可能的,也是可行的!”廖晓义说。

根在心灵

       “中国山不象山,水不像水,是因为人不像人。”乍听刺耳,细想有理,话糙理不糙。

       经过多年的环保研究和实践后,她终于发现:环境本质上是人心的问题,环境污染是人心被污染,环境的荒漠是人心的荒漠。生活方式的后面是生活价值,生活价值的后面是一种终级关注,对于人这个生命体在这个宇宙天地间的位置的认识,这就要回到本源,这个就是哲学层面的认识,这里面就有中国的生态智慧,这个就是“道”,要把“天道”挖掘出来,这个才是问题的根,也是解决问题的根。

       2006年,廖晓义做了一部纪录片叫《天知道》,就是想纪录他们这一批人的想法、做法,他们想重建中国人的精神家园。“只有精神家园建立起来,自然家园才保得住。”

       1995年,廖晓义回国以来主要关注“社区环保”和“生活环保”。当时中国的环保事业主要有两大领域,即生态保护和污染控制。廖晓义认为,任何环境灾难都跟生活方式密切相关,都是过度消耗资源的奢华生活方式造成的,要让环境好转,必须倡导节约型的生活方式,于是她和她的伙伴们迈入了环保的第三个领域:倡导绿色生活,开展生活环保。

       “从1995年到2005年,我做了十年环保, 感到收效甚微。我终于发现,如果不搞生命环保和心灵环保,环保的路越走越窄。而生命环保和心灵环保的资粮,就在东方古老的生存智慧里面”。

       1995年,廖晓义说环保,“节约资源、减少污染;绿色评价、环保选购;垃圾分类、循环回收;多次使用、重复利用、救助物种、保护自然”

       2005年,廖晓义说环保:“珍惜资源,简约其行;修心养性,高尚其志;关爱生命,强健其身;敬畏自然,和谐其境。”

       2006年,在《乡土中国绿色读本——村民环保读本》中的环保理念是:绿色生计——留住绿水青山;绿色时尚——缩小生态脚印;绿色安全——守护生命银行;绿色养生——关注身心健康;绿色道德——滋养心灵家园;绿色参与——行使公民责任。

       2007年,她说的环保是:“增体能,蓄心能,节物能。”在廖晓义的策划下,北京地球村与一些养生大师合作,开发了简短易学的“五分钟易行养生操”。几乎到每一个场合,廖晓义都要现场教大家做这个操。在古典音乐的衬托下,手舞足蹈,闭目养神,有瑜伽的冥想,有太极的优雅,简简单单之中,疲劳顿消。“这是让身心境合一的环保操。”她解释说。

       2008年,她在四川灾区重建中实施的“乐和家园”项目提出了“六和五自”模式:乐和人居、乐和生计、乐和养生、乐和生态、乐和伦理、乐和治理;集体自强、个人自主、生存自然、道德自律、乡村自豪。如今,她挂在嘴边的环保成了“乐和”即“心与身和,个与群和,人与天和。”

       她认为,环境被破坏和扭曲,在于扭曲的发展观,扭曲的发展观缘于扭曲的价值观、扭曲的价值观源于扭曲的世界观:“人类在发展的历史上把自己设定得太大,结果就是蛇头吃蛇尾,都吃到脖子这块了,才开始紧张。仅仅是气候变化,就足以带来太多的灾难。人类再不反思,不在心灵上做文章,将没有希望。”

 

中国式环保

       2006年1月28日,中国农历除夕,廖晓义带着她17岁的女儿王胜寒来到历史上皇家祭祖的地方——太庙,拜师学习太极文化。

       “我是想要从中国传统文化的角度,审视环境问题的价值根源,让孩子寻找‘中国人’的文化身份,去发现人格与天道对于生命的意义。”廖晓义曾在美国留学三年,对以美国文化为代表的西方文化不可谓不熟悉,曾经是西方现代工业文明的推崇者,在发现了这种文明模式的致命缺陷后,投身环保,而在从事环保事业的道路上,刚开始也曾经是西式环保的热情传播者。

       西方国家在环境技术、环境投资、环境执法、特别是民间组织方面的经验吸引了她。在美国做访问学者的时候,她选的专业是国际环境政治;参加他们的 NGO(非政府组织)的环保活动;还拍摄介绍这些NGO人物的电视片《地球的女儿》;后来回到国内建立民间环保组织“北京地球村环境文化中心”的前十年,基本就是西式环保的中国翻版。

       但随着环保事业在中国的实践,以及对西式环保的了解的深入,她也越来越发现,西式环保的不足,以及在中国的不适用性。

       让她感到不舒服的是,西方一些以环保为职业的人对于自然的那种冷漠而又傲慢的态度。“好像自然就是一堆玩具,人类可以破坏它,也可以治理它。顶多是个仆人,仆人病了、脏了,人类可以给予治病和清洗,让仆人接着为自己服务。可持续发展这个概念,不过是一个更长远一点的经济视角和人类中心的表达。这些跟我骨子里的自然情感很不相应。在中国文化里,人和自然是息息相通、血脉相关的整体。人只是生态系统的一部分,而不是反过来,自然成为人的经济系统里被称为 ‘自然资源’的部分”。

       对自然的感情加上“生态脚印”的视角使得她转过头来,在古老的中国文化中寻找生命和生态的答案。2000年以来,为了寻找中国式环保的精神资粮, “也是为了补课”,她用“苏菲奖”的奖金做经费,拍摄一部名为《天知道》的关于传统生存智慧的纪录片,为此采访了许多中国文化的传承者和守望者。

       在采访和拍摄的过程中,她惊喜地发现:如果按照西式的分科来理解,那么儒家是东方伦理学,讲人事;佛家是东方心理学,讲人心;道家是东方宇宙学,讲人本;医家是东方医学,讲人身;琴棋书画是东方美学,讲人居,诗意的栖息……“所有这些都是我们生命树的果实。中国文明为什么能存活五千年,为什么能持续发展和延续下来,一脉相承?就是因为我们文化中的自然和谐的生活态度。在中国人几千年的文化生活当中,天地良心、崇道厚德,一直是中国人的宇宙大法和人间心法。”

       一直关注环保,而研究哲学出身的廖晓义注意到,西方人也开始发现了这个问题,他们的环保界也不得不承认“根”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现在西方哲学已经有了一种新认识,即不再对象化地思考自然,而是一体化地、平易地认识和思考自然。“这种认识就是来源于中国古人的生态智慧。”

       “环境恶化的症结在哪里?在于人类很不明智地选择物能的生活方式,而忽视了心能和体能。人类只知道拼命掘取外界的能量,而不懂得开发自身的能量。但在中国古老文化当中,可以找到一种智慧,那就是增体能、蓄心能、减物能,通过锻炼身体而不是通过吃药来达到身体健康,通过参与公益活动来改善心灵而不是通过治疗;通过增强个人智慧来获得幸福感而不是依赖物质的施舍。那样,你会发现,你的生活,就是环保的生活。”

       “我们在拥抱现代化的同时,把这种传统变成一种新的生活时尚是完全可能的。”廖晓义认为,对一个国家来说,只有将它的文化资本、自然资源、国民健康与它的GDP看得同样神圣的时候,这个国家才是有生命力的。

       在贵州,她曾经去过20多个村寨,走到其中一个寨子边的森林时,她感觉格外幽静而温馨,后来调查才知道,这片林竟是村子的墓地,这个村子里的人是不修墓碑的,每个孩子出生时,他的父母就会为他种下一棵树,人死后,便用这棵树做成棺木,将人埋葬在原地,新人出生就再种一棵树。“用这种方式让自己生命延续下去,这是典型的中式环保”。

       她终于发现,心身的和谐,人际的和谐,天人的和谐,是现代人类最稀缺的资源。在一个伴随全球化的文化失落的时代,乡土文化的传承者和守望者们身上的那种安祥、宁静、快乐,都是浮躁的现代人可望不可及的。“他们所守望的中华三宝——生态智慧、乡土文脉和自然养生,就是中国式环保的天然模板”。

人物简介

       廖晓义,北京地球村环境文化中心主任。

       1977年毕业于四川大学哲学系,1986年获中山大学哲学硕士学位,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做助理研究员。1993年——1995年在美国做国际环境政治专业的访问学者。

       1996年创办北京地球村环境文化中心。自1991年来,发表关于“中国工业化和经济代价”等论文40多万字,主编了《公民环保行为规范》、《绿色社区手册》、《村民环保读本》等书,拍摄《地球的女儿》、《天知道》、《全球环保之旅》等电视片一百多部,策划和组织了一系列以“绿色社区”“绿色生活”为主题的公民环保活动,建立了面积为180公顷的绿色生活培训基地,并在四川地震灾区探索和实践了生态文明的乡村模式——“乐和家园”。